主办单位:中共周至县委宣传部

金周至报

热点内容

 您登录金周至的目的是

浏览新闻

网上办理涉税事项

查询税收政策

政策咨询

其它

四版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» 金周至报 » 四版
老屋

2017-05-08 09:15:46 点击数:


前几天,童年的小伙伴,如今的村长建民打来电话,说是星期天要我回老家一趟,商量我家老屋拆迁之事。很显然,村上没有做通父亲的思想工作。

提起我家老屋,那低矮陈旧的房屋、残桓断壁的围墙、杂草丛生的院落以及门前那棵老榆树,不时的在我的脑海里浮现,于是,昔日发生在老屋的往事,使我至今记忆犹新,历历在目。

“文革”初期,我上小学三年级时,爷爷带着对美好生活的幢憬和期盼,离开了老屋,离开了我们。过年时,当我看到小伙伴二栓家贴春联时,回家问父亲,为什么我们家不贴春联?父亲告诉我说:“爷爷刚刚去逝,咱家有服,不能贴春联”。除夕夜,我们姐弟三人跟着父亲守岁,只见父亲看着爷爷的遗像,两个眼角不由地流下泪来。从那一刻起,我才明白了“服”的真正含意。

    七十年代初,父亲进入供销社工作,母亲和我们姐弟三人生活在农村。为了供我和弟弟上学,十六岁的姐姐主动辍学回家,跟着大人们在生产队劳动。姐姐的辍学,成了母亲一生的伤痛。每每提起我们上学,母亲便为姐姐抹着泪水,自责不已。后来姐姐出嫁,母亲因伤心和劳累过度更是大病了一场。

八十年代初,我高考落榜回到家乡,此时的农村正实行农业生产责任制,为使弟弟安心上学,我主动加入到责任制的行列中,经过五年的辛苦劳动,我们家的责任田连年丰收,不但还清了以前的粮债,还吃上了白馍,终于实现了爷爷梦想的生活。

那年冬天乘着丰收的喜悦,我结婚了。尽管新房置在老屋内,洞房是土炕、土墙,但我从不感到陈旧和寒酸,相反的感到老屋更加温暖和亲切。

我结婚的第二年,弟弟考上了大学,临走前,弟弟向父母及老屋深深地鞠了一躬,踏上了去省城的求学之路。第二年,我喜得千金,所有这一切,对一个刚刚从贫困中走出来的农家而言,是天大的喜事,这些喜事,只有老屋和我们全家人才能深深的感受到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家里人口增多,老屋已不能满足全家人的生活需要,在此情况下,我们盖起了现在居住的楼房。记得乔迁那天晚上,父亲夜半时分,独自一人去了老屋,在老屋的土炕上深沉的抽着烟,坐到了天明。在他眼里,我家之所以有今日,主要是老屋地方好,脉气旺,它才是保佑全家老少安康的护身符。

如今,弟弟早已成家,在省城有他自己的事业。去年,村里搞土地流转,我将自己的土地流转给同村的斌斌种起了大棚疏菜。我也在一家公司上班,妻子在家伺俸老人。而废弃多年的老屋像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,被时光、风雨侵蚀的摇摇欲坠,随时有倒塌的危险。近几年,新农村建设,扩宽道路,老屋挡道,拆除老屋是大势所趋,但是,对在老屋住了大半辈子的父亲,老屋几乎是他生命的一部分,现在要拆除,这个思想弯子一时转不过来。

回到家里第二天,正当我为做父亲的工作发愁时,母亲告诉我,父亲的思想通了。原来昨晚,我上楼休息后,大表哥来了,他的一席话,才让父亲茅塞顿开,彻底顿悟,我家只所以有今天,不是老屋脉气旺,而是全托改革开放的福,托党的富民政策的福。

听了母亲的话,我拨通了村长的手机……


首 页 | 走进周至 | 周至资讯 | 文艺文化 | 金周至报 | 专题专栏 | 国卫复审 | 文明周至

版权所有:中共周至县委宣传部 邮政编码:710400 E—mail: ZZXCWZ@163.com 版权支持:西安信创